<dl id='lphh'></dl>
  • <tr id='lphh'><strong id='lphh'></strong><small id='lphh'></small><button id='lphh'></button><li id='lphh'><noscript id='lphh'><big id='lphh'></big><dt id='lphh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lphh'><table id='lphh'><blockquote id='lphh'><tbody id='lphh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lphh'></u><kbd id='lphh'><kbd id='lphh'></kbd></kbd>
  • <i id='lphh'><div id='lphh'><ins id='lphh'></ins></div></i><span id='lphh'></span>

      1. <i id='lphh'></i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lphh'></fieldset>

        1. <ins id='lphh'></ins>

          <code id='lphh'><strong id='lphh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'lphh'><em id='lphh'></em><td id='lphh'><div id='lphh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lphh'><big id='lphh'><big id='lphh'></big><legend id='lphh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求你瞭投胎吧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4
            • 来源:国产偷伦视频片_国产偷啪自拍免费视频_国产偷拍 亚洲经典

              “我求求你瞭,你投胎吧。”地府的投胎勸導員漠生對著眼前這個在地府生活瞭三年的鬼說著,眼神中充滿瞭哀求。

              “不行,除非你答應我能托生個有錢人傢,說句不好聽的,我上輩子就是窮死的。”眼前的這個鬼,叫柳文忠的傢夥是三年前來到地府的,和大部分鬼一樣,柳文忠來到地府後真的是不想走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漠生嘆瞭口氣,看著自己的資料簿,哪這麼容易?

              一天投胎轉世的成千上萬,接收的鬼又是成千上萬,幾十個投胎名額裡有個過的不錯的,幾百個名額裡有個算富的,這幾千個名額裡才能有那麼一個特別有錢的啊。

              還不得不說,這比例還真是在逐年提高,畢竟地府上頭的人間生活質量都在不斷的提高,這要照幾十年前的標準來看,這機率可大的多瞭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要真說起來的話,這幾十年前,地府還沒有投胎勸導員這一說呢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求你瞭投胎吧”,這句話漠生剛幹的時候常說,可到瞭現在,一般不會說瞭,這眼前的柳文忠在地府待瞭三年,也算是老資格瞭,投胎勸導員都換瞭幾波瞭,這貨還沒走呢。

              “唉,行吧,說起來你也排瞭三年瞭,怎麼也該輪到瞭你瞭。”漠生合上資料簿,打開另一本資料夾遞給柳文忠。

              說起來這柳文忠在上頭的德性和修為,真不夠來世投胎成一個好人傢的,但誰讓人傢肯等呢,換瞭那麼多人怎麼勸都不投,非要等個有錢人傢。

              柳文忠之前投在一個普通傢庭裡,照說他的傢可不窮,可也不知道他前世的前世造瞭什麼孽,非整瞭個攀比的心態,可這一攀比起來就沒完瞭,穿衣服要比、吃零食要比、玩的玩具更要比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小時候還算供應的起,長大瞭之後呢?那會他們流行什麼遊戲機、隨身聽,那價格可不低呀,柳文忠一個小夥子各種鬧著買,敗瞭傢裡不少錢。

              時間往後推,這成人瞭也該自立更生瞭,傢裡邊也供應不起瞭,柳文忠長的還算可以,談瞭個女朋友,攀比的心又起來瞭,什麼首飾什麼包包的都要給女朋友買,這還真不是對他女朋友多好,隻不過就是……裝闊爺。

              最後他死法也和這錢有關,借瞭太多高利貸還不起,跳樓自殺的……

              當然他到瞭地府可真是發現瞭另一番風景,這哪是地府啊?這分明就是天堂啊?

              這誰下來都是一樣,咱們平時沒事總聽著什麼陰司啊,什麼年頭馬面啊,想起來就各種恐怖,可這下來一看呢,什麼電腦、互聯網、美食、玩樂各種是一應俱全啊,用閻王爺當年的話來說:“上邊有的,我下邊憑什麼不能有?”

              哦對瞭,現在這閻王爺不能叫閻王爺瞭,老閻王幹不動退休瞭,換上來瞭他女兒,你說這怎麼叫好呢,閻王姑奶奶?

              說回去,這地府的發展跟閻王是脫不瞭幹系的,是好是壞,那就是仁者見仁,智者見智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上邊有的,地府上都有這是其一,其二呢就是這錢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哦,現在地府不用錢……

              沒聽懂嗎?就是地府的東西,根本不花錢,貨幣這個東西,已經被廢除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這提起來的話,閻王就更氣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在地下分工可沒那麼明確的,大事閻王做主,小事按規矩辦,所以這什麼調配啊、管理啊、金融啊之類的就全是閻王一個人管。

              當然這閻王也是會退休的,一界換一界的,到瞭這界閻王爺可真是麻煩瞭,上邊的生活條件普遍都好瞭,燒的錢也更是瘋狂瞭,當然那些個什麼天地通用銀行啊,什麼人民地府的幾百億上千億的錢不能算。

              但就光這能用的錢,就不少瞭,幾十年前甚至幾百年前,資源相對匱乏,這有錢人傢死瞭人就多燒點,沒錢人傢死的就少燒點,所以大傢在上邊過的怎麼樣,在下邊也就差不多。

              可現在呢,生活好瞭,資源不匱乏瞭,那冥幣可真是幾塊錢一大捆啊,這燒起來地府可就遭瞭殃瞭,剛開始還好說,通貨膨脹唄,閻王爺調控著金融市場還好說,可後來就越來越不像話瞭,從最開始一下燒幾百萬到幾千萬,到最後幾萬億,你能想象到一頓飯吃瞭幾十億的感覺嗎……

              後來閻王爺瘋瞭,反正地府跟人間不一樣,地府想要什麼直接變出來,幹脆,不收錢瞭!

              誰讓這地府是閻王一人獨大呢,沒有什麼董事會也沒有什麼垂簾聽政,自己一個人,愛咋咋滴!不收就不收!

              所以地府就變成瞭現在這副模樣,鬼們來瞭就根本不想走,所以這投胎勸導員就這麼誕生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你要有追求啊!你想想你上輩子是怎麼活的,窩囊不窩囊,投胎重活過去啊!你要贏得人生啊!!!”

              “贏個雞毛,在這要什麼有什麼,挺好的,別來煩我瞭,我不投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呼,漠生想起來這些就不自覺的打瞭個冷顫,勸這群鬼投胎真的是太難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你看看吧,這戶人傢包你滿意,想好瞭就簽個字,跟地府的朋友告個別,下個月初七投胎走人吧。”漠生起身把文件遞過去後又坐下。

              “謝頂……”柳文忠看著手中的文件夾:“我這下輩子的名字是不是太慘瞭一點?”

              “哎哎哎,你差不多得瞭昂,還挑名字,你仔細看看那傢產,看看傢產,那多少啊,八位數,父親可是大官,你還想咋滴?”漠生急瞭,跟柳文忠掰扯著。

              “哈哈哈哈,你別激動,我開個玩笑,管他這名字那名字呢,有錢就行,我簽字。”柳文忠高興的拿起筆來飛快的在文件上簽瞭字。

              呼,漠生松瞭口氣,這下領導安排的活也算是完成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好啦我走啦,謝瞭。”柳文忠抬起屁股就走,顛顛的就走遠瞭。

              漠生看著遠去的柳文忠露出一絲笑容:“就你那點修為還想投個好人傢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上輩子不好好做人,修為不夠,下輩子就別想托生個好人傢,這雖然不是死規矩,但也算是地府工作人員的一種共識……

              所以漠生也算是黑瞭柳文忠一把,你自己說的要托生個好人傢的,可沒說這好人傢以後什麼樣子……

              他托生的傢庭絕對算是個大戶,傢裡邊幾千萬的資產,可惜都是不幹凈的錢,男方是個大貪官,算是老來得子,找預測員算瞭一下,那個謝頂,就是柳文忠出生後沒兩年,就趕上瞭打老虎的大行動,財產沒收,男方蹲進監獄,剩下孤兒寡母兩人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誰讓你上輩子不好好做人來著,你下輩子也得不到好。”漠生看著柳文忠在文件上的簽名滿臉得意,突然臉色一變:“哎哎哎,你沒按手印呢,你給老子回來。”